缄默废墟

神经衰弱

随心

我磕磕绊绊地向上走着,地面坚硬得可怕,混杂着碎石险些把我滑倒。山顶的弧度渐渐清晰,我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喘息,冷冽的空气穿过气管尖锐地扎进肺部,它本能地排斥这冰冷,我一边喘一边咳,费力地睁开眼看向悬崖。她果然在那里,半只脚掌悬空。她没戴那顶古怪的帽子,只是抓着羽毛披风不让它飞走,黑色的短发随风飞舞。

我走到她身边,她在眺望整个城市。这里灯火通明,灯光,静止着流动。这是人类带来的科技,我默默地想,这里本来不应亮如白昼,太阳没有仁慈地施舍它的辉光。这明亮的灯光能驱散一切污秽,想象不着边际。这里也没有天空,居民把萤石用魔法包裹着送上半空,这些东西的蓝蓝荧光形成一片浮动的蓝色银河,悬挂在头顶不知疲倦地闪耀,俯视着,观察着,守护着。

传说几百年前,有个叫萨维娅的半精灵半天使登上王座,最后在新年的零点,坐在自己白骨与罂粟的花园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个花园在某座塔顶,她一个人孤独地坐在那里,从夕阳渐沉到夜幕降临,从华灯初上到万家灯火,灯光一点一点地亮起,蔓延到整片萨维斯塔,再然后火树银花风华漫天,新年的倒计时一拍接着一拍——

“你说她那时候在想什么?”

我回过神。这家伙怕是会读心,她转过头看我,我回以一个冻僵的微笑。

最近也没有做奇怪的梦了,终于连灵感都抛弃我了。
灵感检定:50/99 大失败

san check 10/99 大失败
减少1d10  -9
san值:1/100

并没有玩过coc trpg。但现在的确是san值低迷,神志不清。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能接受他人的赞扬(真心的或是形式的)。很难受。心底里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没用的人,但其实也差不多了吧。

没有目标也没有动力的生活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吧。

再过十几天就是真正的高三狗了,不知道接下来的是怎样忙碌且崩溃的生活。也许正只有忙碌的生活才能麻痹自己,让自己暂且抛下那些纷纷扰扰的杂念,一心沉浸于无尽的压力,学习与痛苦之中。

这自然是理想状态了。事实上对于麻痹自己的唯二途径——游戏与学习——我当然是偏向前者。但其实游戏也没怎么肝,玩得非常颓废非常懒惰。

我究竟过得是什么烂生活啊。

然而改变又何谈容易,就像心心念念的早睡,却从来没有真正实现过。

无尽的自我麻痹自我催眠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吧。

也希望自己能真正打起精神来。这次的进步给我带来自信了吗?我不知道。

早睡了。不想想这么多了。

二代真好啊真甜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神志不清)

2016.10.19

记忆中每年的秋天伊始都是一场雨。

什么台风啦,冷空气啦,强对流天气啦,最后的结果不过是一场或是淅淅沥沥或是风卷云涌的雨。满天的乌云阴阴沉沉,皮肤感受着微凉的风。我和不同的人撑着伞在各种各样的雨里抱怨什么天气无常夏季已过,还有为什么来了台风却不放假。

然后这一连几天的雨带走了所有夏天的温度。雨停云未散,云层均匀地把天空糊上厚厚一层浅灰色,空气里还漂浮着朦胧的水汽,黏糊糊地直往外套里钻。一夜之间我们由穿着短袖t恤和牛仔短裤这种标准的夏日装扮在教室里打开风扇和窗户疯狂地喊好热啊变成了卷着自己的长袖外套抱着双臂关着窗瑟瑟发抖。

等到天空终于放晴,阳光早已失去夏日的炽热,带着点秋天的清冷洒在地上,照出个淡淡的影子。南方的秋天不算很冷,没有什么落叶纷飞漫山红枫;也不算很长,它隔在湿热的夏天和湿冷的冬天之间,挤出一席之地。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我总会在短短的秋天里买上一大堆不算厚的外套,穿个两三天,等到来年春天又会因各种理由把它们嫌弃地甩在一边。喜新厌旧是我的本性,更何况我又是那种三分钟热度的人。

然后在一场又一场潮湿缠绵的雨里,又是一年流水般无声逝去。

悄悄地

流水账,语无伦次通篇病句。嗨呀,这种东西发说说太奇怪了,仿佛预料到同学用看智障的眼神看我😂

然后悄悄丢在这边()

今天上完晚自习出教室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动作😂

由于我出门直接右转靠墙走,然后就看到有两个男孩子站在门边拐角的地方,一个壁咚另一个的那种🙃还有身高差的那种🙃比较高的男孩子左手撑墙右手叉腰,弯着腰看另一个,然后另一个男孩子就一直在低头单手玩手机。我差点跟他们撞上,然后他们同时转头看我,感觉受到了惊吓。其实我也受到了惊吓啊!一出门看见你们两个站在门旁边玩壁咚吓不吓人啊!然后我们一瞬间视线撞上了,太tm尴尬了🙃然后我就走了,目不斜视,一个大写的冷漠。

可是这个姿势真的好可爱啊!目测他们身高差应该有十几厘米!一个很帅气地壁咚另一个然而另一个冷漠的玩手机,真的好可爱啊!可爱死了啊!!!!为什么我不会画画啊!啊!!!!!!

没了!再不早睡我就要猝死了!甚至连考完试一跃解千愁都不用😂

这个可以做写文的梗啊!

论我什么时候才能拿到莱总三皮

“反正没了我世界还是照样转啊”

“开什么国际玩笑,没了你我的世界就转不动了好吗”

开始写起了迷一样的东西🙄

我拖着行李箱走在露天长廊上,周围空无一人,广播里放着没听过的钢琴曲。夕阳晕染了云层的缝隙,不算温暖的阳光把我的影子拉长。在那一瞬间,我竟然有了一种人生美好世界和平的错觉。

2016.8.31

瞎写。是之前做的一个梦,扩写了一下。并没有名字只是用字母区分了一下人物而已😂



辍学的不良少女A仰慕着某学院的学霸女神S,就在她跟S不断套近乎准备撩到的时候出现了一个转学生(男)F,而且他和A的脸几乎一模一样。F称自己是A在外地的亲哥,为了照顾妹妹而转回本市读书。就在A一脸懵逼目瞪口呆的时候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撩到了S。

是的,他们在一起了。

无奈的A选择偷偷观察,妄想抓到F的缺点。她一如往常在把自己当闺蜜的S的面前说着生活中琐碎的小事,同时假装不经意地抱怨一下F,想降低S对F的好感度。而女神只是笑笑,用她平缓温柔的语调陈述着F对她的好。

恋爱的酸臭味对A造成一万点伤害,她身负重伤。

A觉得自己像一个偷窥者,费尽心机试图拆散F和A。

到底F有哪里不好,她也说不上来。而且即使他们分手,性别永远是横跨在她们面前的一道坎。

唉。A放下搅动着番茄汤的勺子,把脸深深地埋在手里。

A总觉得S的男朋友不对劲。

这个人像是凭空出现的,明明自称转学生,却对D整个人知道得一清二楚。他近乎精准地命中了S的恋爱少女心,他几乎没有费多少力气她就心甘情愿地跟他在了一起。

这就像她对S,或者S对她。算是一见钟情的邂逅,一分钟的聊天带来堡垒般坚固的友情。她们就像久别重逢的老友,对对方的了解深入灵魂。

难道是因为他跟我长得像,性别又符合S的需求,她才沦陷得这么快?A摸摸自己的脸,想到。

A的头发本来不是棕色的。

原来那一头浅灰的长发令她惊惧。她讨厌别人看她时惊异的眼神,于是去染发店染了发,用人工色素掩盖了原本的浅灰。

左肩上的印记被她用宽松的大衣遮住。那印记是一块块粗细不一黑色的矩形,沿着她的手臂缠了两圈。有时候她甚至觉得扫一扫就能扫出这酷似条形码的东西的意义。

不过这不是什么重点。

事情发生在深夜。

如同往常一样在街上溜达的A瞥见了小巷里的白色。

那是F的发色,如同标志一样天生的白发。不同的是他反而因它而自豪。他不但没有像A一样暗搓搓的去染发,而且唯恐有人不知道他的天生白发。

男孩子真是太奇怪了。

她不可能认错。那个白发的男孩绝对是F,而现在,他搂着一个女孩的肩,整个人都靠在女孩身上,有说有笑地走进了小巷。

而那个女孩不是S。

虽然她和S一样是长卷发,但S的卷发是茶色的。昏暗的灯光下A看不清女孩的发色,但她知道那绝对不是茶色——也许是深红色一类的颜色。她大概是在无奈地看着F,而F也在看着她,眼里是A从未见过的情感。

他甚至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S。

A感觉自己的心快跳出喉咙。很好,他们都没有发现自己。A靠着墙,暗暗窥视着那一对看似情侣的人。女孩的脸她看不清,从穿着上看像是个lo娘。好哇,她想,我早就知道F不是个好人,现在居然还背着我家S在外面找了个lo娘。你很好,我决定告诉女神,我就知道你们迟早要完!

回过神来,她才发现那个lo娘已经不见了,只剩F一个人在小巷里抬头望天,亮蓝色的眼里仿佛错觉一般流露出一丝悲伤。

他低下头,身影消失在小巷的黑暗里。

就算你悲伤也没用!你们还是迟早要完!A愤愤地想着。S现在大概已经睡觉了,我就先放你一马,明天当面跟她说!


这绝对是A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

S一副恋爱中少女的模样,在A将昨晚的见闻告诉她之前,她先宣布了这个A的噩梦:“A,你知道吗,我准备要出国留学,和F一起哟!”

她笑得如阳光一般灿烂,A却感觉如坠冰窖。

然后他们约会了,地点在游乐园,女孩心目中三大约会圣地之一。理所当然的,F拉着S坐上了摩天轮。A悄悄地举着望远镜,视角对准了女神的那个座舱。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心情,大概也是找虐吧。她苦笑一声,明明无论怎么做都不能拆散他们,但还要浪费力气,我也是搞不懂自己。

或许座舱到达顶点的时候他们还会接吻呢。

如她所想,上升的座舱挡住了她的视线,在视线完全是被挡住之前,她看见F拉起S的手,而S也笑着向前倾去。

A抓着望远镜的手缓缓垂到身侧,她拖着脚步离开了游乐场。哇,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哭。

她与女孩擦肩而过,有什么在脑中轰然炸开,她猛的转过身去,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冷汗湿透了背后的布料,她屏住呼吸,死死盯着摩天轮的方向——

D。短短一瞬间,她的脑中闪出这个名字,身躯不受控制地倒地,意识退潮般消散。旁边似乎有人在惊叫,有人在打急救中心电话,有人在扶着她坐到树荫下,大概是以为她中暑了。

红发女孩穿着一身与时代严重不符的礼服,但路人好像完全没注意到她。她迈着轻快的步伐向摩天轮走去,仿佛要去参加一场盛宴。

DO I LOST SOMETING?



“我要走了。”S的声音。

离别的时候反而什么都说不出了。候机大厅显得有些空旷,F特意离开了一些距离,给女孩们告别的空间和时间。A看着S,S歪歪头回看她,她伸出手用力抱了抱A。“要想我哦。”她说。A低着头,灰蓝色的眼眸隐藏在刘海刷下的阴影里,她什么都没说。

有点尴尬的沉默,S清清喉咙,绽开了一个招牌微笑:“那再见?放心啦到了那边我会给你发消息的!”

仍是一片沉默。

S的行李箱由F拖着,她抓着背包带子,有些尴尬地看向地面,转身——

“再见,D。”A依旧没什么表情。

S的身影短暂地僵了僵,紧接着像是没听到人名一样急促地回了一句再见,想要快步走向通道。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不打算告诉我吗。”A抬起眼,抓住了S的手腕。F突然站了起来,亮蓝色的目光扫来,A毫不示弱地对视回去。“我太熟悉S了,她的一举一动我都太熟悉了。而你,”她看向比她稍微矮一点的女孩,“你和她不一样。你们的脸一样,声音一样,但是你再模仿她,性格也不可能完全一样。你是谁?!”

F一把推开A,“S”趁机把手抽出来,由F把她护在身后。她在脸上摸索着什么,紧接着甩甩手甩掉了那个东西。她从他身后转出,瞟了一眼因为愤怒而发抖的A。她的瞳孔是深红色。

“如你所说,我是D。”她说。

“没想到会被你发现,该说你对她是真爱吗。”S——现在应该叫D说,“因为某种原因,我的灵魂碎片散落到各个空间,你的S就是其中之一。我知道你喜欢她,你也一定会喜欢她——因为你是F的复制品。但是没办法,我也要找回我的灵魂——”

“这就是你杀了她的理由?”

“嘿别说得这么难听,”D挑眉,“这只是灵魂碎片的回收。我要找回自己的灵魂,这也有错吗?”

“顺带一提,原本故事的结局是你的S坐飞机去了国外,但是飞机失事,S和F永眠海底。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没有继续演下去的必要了。”

女孩的身形晃了一下,鲜血从她攥紧的拳头的指缝间滴落,A尝到了血腥味,大概是她咬破了下唇。她稍稍后退,以前脚作发力点,一拳打向F的脸,而男孩只是轻松地接下了她灌注全力的拳头,手腕一转把她翻在地上。

F松开手,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在地上的A,脸上没什么表情:“你还差远了。”

“为什么骗S。”女孩的声音里带着颤抖,全身的骨骼仿佛要散架了一样,剧烈的疼痛让她只能趴着说话。

“她这么相信你。”A挣扎着用手肘和膝盖撑起身体。

“她明明这么喜欢你啊!”A抬起头,泪水混着血从脸上滑下,她崩溃般地大喊,“什么复制品!什么灵魂!我都不在乎!可是你为什么要骗她!”

F咧了咧嘴,“谁不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呢。”



这个梦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也并没有想过有什么像样的结局。结局大概也就是df去别的世界找碎片,a被干掉了或者被清除记忆……并没有什么反杀😷